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80544.com >

调查联盟:用调查荡浊垢为市场守公正

发布日期:2019-07-05 13:44   来源:未知   阅读:

  人物简介:吴文兵,“调查联盟”创始人、深圳泰好赔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组建的保险理赔风险管控互联网平台“调查联盟”,是国内首家基于共享、LBS及O2O模式的保险理赔调查服务共享平台。吴文兵也因为专业的调查能力,被誉为当代福尔摩斯、互助调查第一人、保险反欺诈之王。

  美国的超级英雄中有复仇者联盟和正义联盟,他们依靠各自的能力和正义感守护着值得守护的人。在中国,也有一支叫做调查联盟的队伍,他们守望相助,在纷乱复杂的保险环境中去伪存真、不畏艰难、深入险地,找到客观的本真,让保险市场运行更加健康高效,他们的领头人就是吴文兵。

  吴文兵出生于一个普通家庭,父母都是木匠,虽然家人并没有在吴文兵的职业生涯中给予他多大的支持和帮助,但是从父母身上他学到了善良和正直,也正是这种淳朴的秉性让吴文兵有了之后的选择。高中毕业以后,吴文兵如愿考入了四川警察学院,所学的正是学院里面技术性最强的刑事侦查专业。在这里不仅培养出吴文兵敏锐的侦查能力,也让他学到了系统专业的侦查理论知识。如果说小时候扮演警察是对警察身份的向往,而这时他已经有了足够的侦查本领,离警察也只有一步之遥。

  毕业后,成绩优异的吴文兵顺利到刑警队工作。刑警队的岗位锻炼不仅让吴文兵懂得了什么叫责任如山,也让他明白了要想获取真相,就必须要深入险地的道理。一年多的刑警队生涯不仅让吴文兵脱胎换骨,而且也为他以后能够在调查领域中得心应手打下了基础。

  2006年,年轻好胜的吴文兵辞去了刑警队的工作,去南方寻求更大的机会和挑战。深圳是改革开发的窗口,发展速度令人咂舌,这也是吴文兵选择深圳的主要原因。经过熟人的介绍和自己的考虑,吴文兵在无数的机会面前选择了保险行业。这个行业既让他的收入较之前有了成倍的增长,也让他找到了一份能够学以致用的朝阳产业。

  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自己的财产、健康等安全问题也更加关注,保险行业也正是在大家的这种需求中应运而生。保险的出现不但让已有的财产和健康受到保护,也可以为未来寻求一份许诺,寻求一份踏实的安全感。因此保险的品种在不断推陈出新,不断细分,民众对保险的需求也与日俱增。但与此同时,大家会产生一种“投保容易理赔难”的观点,每一份保险的赔付都不可能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它需要复杂严格的手续和条件,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保险公司赔出去的钱符合标准,让一些投机取巧的投保人不能肆意妄为,这就要求保险公司应该有专业的理赔调查员,而吴文兵所做的正是这个工作。

  上学时受过的专业训练,以及工作中学到的侦查技巧,为吴文兵的理赔调查工作带去了很大的帮助,他总能另辟蹊径找到别人忽略的细节和途径,从而可以让调查工作更高效完成,为保险公司的后续理赔工作打开方便之门。在平安保险工作时,吴文兵一年就可以为保险公司节省356万元的理赔支出,他也被提拔为部门的调查主管。突出的成绩让吴文兵一下子成为行业的红人,同行很多棘手的调查工作也纷纷找到他,借助吴文兵的能力来帮助调查,吴文兵当时几乎没有了空闲时间。

  忙碌中,吴文兵萌生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单干,这样他可以全身心放在调查工作中,另外也避免了占用公司时间来完成私人的工作。但是自己单干也有不少风险,首先跳出来阻止的自然是家人,大家都认为吴文兵当时收入不菲,也有不错的行业前景,根本没有必要冒险。公司领导也十分看重吴文兵,希望他能够慎重考虑。但是吴文兵早就打定主意,年轻的闯劲和保险公司积累的第一桶金都让吴文兵信心满满,他还是在一片质疑中从平安保险公司走了出来。

  自己独立创业的困难远比预想的要大要多,没有了大公司和品牌作为后盾,吴文兵的业务开展起来举步维艰。开始的几个月除去办公开销,收入甚至是负数,一度让吴文兵有了退缩的念头,但是他还是挺了下来。经过半年的努力,渐渐在业务上有了让客户满意的成绩,口碑也慢慢积累了起来,人脉和业务领域也逐渐得到拓宽,吴文兵也找到了理赔调查的盈利模式,让公司终于熬过了最艰难的时期。

  2014年,吴文兵离开平安保险,从时间上来看,这一年并不算对理赔调查特别有利的年份,但正是有了这段时间的低谷期,让吴文兵可以冷静下来,认真思考和认清行业出路。也正是有了这段时间的平淡,才能在接下来的机会来临时,不被胜利冲昏头脑,理性且智慧地利用大环境争取更多市场份额。

  我们所说的机会就是接下来随着互联网的日新月异而出现的网络互助平台,诸如轻松筹、水滴筹、众托帮、夸克联盟、壁虎互助、相互宝、360互助、康爱公社、e互助等等,这是一种全民互帮互助式的连接方法,真正体现的正是中国优秀的传统美德“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种形式是社会保险和商业保险的有力补充,它的实现成本更低,并不需要用前期过多的投入,但是反馈回来的帮助却是及时和有效的,今天你伸手帮人,当你遇到困难同样能收获来自社会的温暖,就像《难兄难弟》中的台词: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这种网络互助形式将人们的爱心通过这种有效的渠道奉献出来,这种充满正能量的互助形式最担心且最注重的正是求助信息的真实性,吴文兵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第一时间找到了一家位于上海的互助平台“康爱公社”,表示愿意帮助他们进行调查取证,“不满意、不收费”,对方被吴文兵的真诚和热情打动,放下了戒备心理,答应让吴文兵的调查联盟团队试着帮助调查。不久,该平台管理层通过吴文兵的调查方式和调查材料看到了他们的专业和严谨,接下来的调查工作自然而然交给了吴文兵。

  调查联盟吴文兵如今和二十几家网络互助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开始是吴文兵的“主动出击”,后来更多的是调查联盟良好口碑带来的合作,吴文兵也因为调查的有效性和及时性,被誉为“中国网络互助调查第一人”。有了吴文兵的出手,很多棘手的理赔调查迎刃而解,让很多互助会员和被保险人在第一时间获得了平台或者保险公司的互助或者赔偿,这些及时的救命钱挽救了许多支离破碎的家庭。

  2016年,一位来自康爱公社的社员在泰国发生意外死亡事件,家人想到了康爱公社的平台,于是申请了互助金。本来因为事件发生在国外,平台可以有很多理由来推搪,但是负责人本着助人和平台发展的原则,还是决定派遣调查人员去寻找证据。几经转折后找到了吴文兵,吴文兵在了解了没人敢接这项调查任务后,还是不畏艰难承接了中国第一例发生在国外的互助事件。

  出国调查不同于在国内的调查,语言不通、办事程序差异、文化习俗不同等等都是摆在吴文兵面前的现实问题,这也是没人敢接此任务的主要原因。但调查联盟吴文兵拿出自己百折不挠的精神,终于克服重重困难,从泰国的医院和泰国国家警察局拿到第一手证据,为当事人争取到足额的互助金。

  理赔调查的迅捷,不仅仅让保险公司的办事效率大大提高,减少了因为时间拖延造成的高成本,而且当事人及时获得赔款,让更多的人能够增加对保险的信任,从而让保险更加普及、更加深入人心。与此同时,理赔调查还要直面人性中不堪的一面,那就是很多人为了获得高额保险理赔金,不惜利用恶劣的手段来恶意骗保,有人看到数额巨大的保险金额,甚至用自残的形式来达到骗取保险金的目的,更有甚者还会以此为生。这些做法违反了道德和法律,也严重影响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因此专业的理赔调查就显得尤为重要。

  2013年,东莞市一位老板因为生意受挫,欠下大笔外债,生意失意又去赌场豪赌,导致债台高筑,雪上加霜的是小女儿又得了一种罕见的小肠疾病,需要数十万的手术费。多方的压力让他选择了一条邪路,他买下了数十家保险公司的保险,然后雇凶将自己杀死,伪造了谋杀的现场。吴文兵接到保险公司指令前去调查时发现,当事人买的保险有几家都是吴文兵的客户,而且还有更多,保险金额总额更是高达上千万。吴文兵将情况反映给警察,发现警察和自己的疑虑不谋而合,后来经过细致的调查,终于从一家肯德基的监控录像中找到端倪,还原出一场雇凶杀害自己骗取高额保险金的少见骗保案件。

  这个案件在吴文兵的理赔调查业务中属于罕见的类型,但是依靠各种五花八门的手段来骗保的事情却层出不穷,吴文兵要做的就是用自己专业的侦查水平拨开迷雾,还原真相。在多年的理赔调查工作中,吴文兵拥有了成熟的保险、法律、医疗、鉴定等专业知识,这些都是他工作中最强大的武器。

  调查联盟是吴文兵牵头,由调查专业人员组成的社群,他们分布在全国各地,用网络化和智能化的公众号和微信小程序彼此联系起来,为理赔调查找到一条最优化的生存之路。如今调查联盟的业务覆盖了几乎全国所有主要城市,拥有两三万的联盟人员,这是一个令人惊叹的规模。每个地方的调查任务都可以交给当地的调查人员来进行,当地人在人脉、社会资源等方面更具优势,而且不用花费高额的旅途时间和差旅费,便可达到最理想的调查目的。实现了当地调查人做当地调查业务,节省时间成本和差旅成本,从而实现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商业本质。

  中国在2018年的保费收入达到了3.8万亿元,比起十几年前增长了好几十倍,这个数字是让人振奋的,而且根据权威分析机构预估,十年后,中国保费规模比今天还会有三到四倍的增长,潜力巨大。在保险获得越来越多人支持和信赖的过程中,理赔调查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吴文兵相信未来的理赔调查还会向更加科技化、系统化发展。

  吴文兵相信专注的力量,他常说一生只做一件事,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不让一笔合理的保单被拒赔,也不会容忍一个骗保的。正是在吴文兵的坚持下,保险行业才能够在公正有序的环境中昂首阔步,走向更加广阔的明天。